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克林顿剑南春之旅的内幕上

2018-12-03 16:38:03

克林顿剑南春之旅的内幕(上)_酒类专题_产业经济

2003年11月9日,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空降”成都,在此前没有丝毫风声的情况下,在四川进行了5小时的旋风般的商务旅行。   作为这个世界上曾经有权力和不断的人,克林顿的到来在以剑南春所在地为圆心的范围内引起了相当于一次原子弹爆炸般的轰动轰动,很多报纸不惜版面对这位明星式的政治人物给予关注。   然而,在热闹和众所纷纭之中,对于克林顿旋风访问的前前后后,却没有人能说清楚,大家很好奇剑南春怎么邀请到他,也很关注克林顿此行究竟拿到了多少好处。   经过的一番努力,终于得以将解开克林顿剑南春之旅的种种谜团。 飞越太平洋之谜  克林顿在离开剑南春后就飞到了北京,会见了胡锦涛、江泽民、温家宝等,随即在清华大学发表了演讲,把剑南春作为中国之行的站,也凸显了剑南春此次活动的成功之处。   “克林顿剑南春之旅”是剑南春为拓展全球市场特别策划的一次活动,也是中国企业“国际明星秀”中规格级别的一次。剑南春为什么要来这样一“秀”?作为一个企业,答案只能是:生存与发展。   由于啤酒、果酒、洋白酒三面夹攻,行业外资本的纷纷入侵,今后中国白酒的国内市场只会缩小,基本没有扩大的可能,如果还有空间的话,只能是国际市场。   要想加快进入国际市场的步法,就必须出奇招,寻找一个便捷的突破口。2002年大型时尚诗乐舞《大唐华章》的全国巡演是剑南春品牌文化战略的瑰丽一剑,正当剑南春的各部门感叹“很难再有什么文化营销活动能够超越《大唐华章》”时,董事长乔天明忽然忆起一件往事,并立刻激发了的创意灵感:一位曾为国会议员的美国人沃尔夫十分喜欢喝剑南春,乔天明曾经委托他将剑南春赠送给了当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   克林顿虽然已经卸任,但在全球依然拥有着极高的知名度,当之无愧是西方消费精英的代表。而且剑南春在香港、澳洲、法国等地区、国家的华人圈内都有不错的销售业绩,独独在美国始终不太理想,以克林顿在美国的影响和号召力,无疑是剑南春开通美国市场的入口。另外,在任期间,克林顿曾经访问过古城西安,对西安厚重的汉唐文化底蕴赞叹不已。而剑南春始终以有史可查的盛唐宫廷御酒的身份,为自身品牌所蕴含的盛唐气派而自豪,多年以来始终以“唐时宫廷酒 今日剑南春”为品牌主题语,并在2002年成功提升为“唐时宫廷酒 盛世剑南春”,致力于将剑南春打造成为中华盛世文化的代言符号。   正是一瓶酒,一种文化的机缘让剑南春生出了与克林顿“亲密接触”的创意灵感。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企业,该如何与克林顿达成合作?   通过国内涉外公司以及在美国的经销商,受命负责运作这一活动的剑南春董事副总经理杨冬云几经周折才与克林顿办公室取得联系。鉴于克林顿对盛唐文化的钟爱,他首先将剑南春相关资料以及《大唐华章》光碟寄给克林顿办公室,事后证明正是剑南春长达1500年的悠久历史和文化积淀打动了对方,才形成了初步合作意向。   活动日期原定于2003年3月,由于“非典”突起,只好延期,而正式的邀请也在两个月前才由剑南春发出。 议程安排与出场费之谜  克林顿接受了邀请,剑南春非常顺利地走出了步,但是要让他真正地踏上四川的土地,迈入剑南春的大门,还有很多的考验在后面。   克林顿办公室方面起初只同意到剑南春作一次讲演,而且讲演题目由克林顿自定。剑南春的企业风格向来是稳健沉着、含而不露,邀请克林顿并不只图造成一时的轰动,而是希望能够充分掌握主动控制权,让活动与剑南春的品牌价值形成深度吻合,成为剑南春品牌战略中的一步妙棋。   然而从一份严格保密的《演讲备忘录》上看到,克林顿办公室方面要求极为苛刻,几乎到不通情理的程度,剑南春方面从未经历过这种事件,一切都要从头学习。于是双方展开了漫长的谈判,谈判内容大到讲演内容、行程设计,小到车辆安排、洗手间位置。一直到2003年11月8日,克林顿启程之日,关于形成细节安排的谈判仍在进行。值得庆幸的是,在谈判过程中,剑南春采取步步为营、逐一渗透的策略,逐渐掌握了谈判主动权,使活动终纳入到预期计划中。   2003年11月9日13:50,一架深灰色波音727小型改装型客机缓缓降落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克林顿在几个身材魁梧的美国保镖护卫下步出机舱。在机场会客厅与四川省省长张中伟短暂会见后,克林顿一行便在前来迎接的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的陪同下,驱车前往此行目的地四川——着名酒乡绵竹,并面带微笑进入了与剑南春约定的的角色——剑南春拓展全球市场战略的揭幕大使。   在作了题为《美国市场准入》的演讲后,一张6米长的“剑南春拓展全球市场启动仪式”的横幅徐徐展开(其中“剑”字独缺中间一点),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递上饱蘸朱砂的中国毛笔,这位美国前总统以着名的左手执笔姿势,含笑补上所缺一点。   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在设计活动内容时说过:“克林顿是难得的传播焦点,每一分钟都不能浪费。”因此,克林顿此行到底让剑南春付出了多少就成了焦点问题。   川内有媒体在克林顿离开后曾以《40万买来克林顿》为题大做文章,然而一位消息人士表示,“40万美元”一说是不正确的,这与克林顿在世界各地演讲和参加活动的出场费相差太大。至于为什么剑南春不肯公开克林顿的出场费,这位消息人士称,因为在剑南春与克林顿办公室的合同中明确约定,双方均不得向外界透露这一金额。该人士表示,很多人都认为克林顿此行纯粹是为了赚钱,可事实不尽然,因为克林顿此行动用了包机跨洋飞到成都,而且还带了20多名随从,就算是拿了几十万美元,归入克林顿腰包的也不会有太多。当然,克林顿毕竟也不是普通人物,此行时间虽然不到3个半小时,但以人民币计算,克林顿在剑南春逗留的每分钟至少也价值上万元。

尼龙导轨
铁氟龙热缩管
收购光绪元宝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