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中铝收购力拓资产方案出炉品

2019-01-13 02:36: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铝收购力拓资产方案出炉

  进入[必和必拓吧],看看大家都在谈论什么>>>

  墙倒众人推,这句中国的老话正在全球第二大矿产商力拓股份有限公司身上得以充分演绎。就在几个月间,大宗原材料市场江河日下、竞争对手放弃竞购、高层出走等不利消息折磨着这家债务缠身的公司。然而,力拓似乎没有太多选择。

  几个月前,必和必拓的高层忽然决定放弃竞购力拓,必和必拓执行官高瑞思(MariusKloppers)对外表示,放弃力拓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力拓2007年收购加拿大铝业所背负的400亿美元巨额债务,信贷危机寒流正在侵袭大宗原材料市场,融资困难。

  就在这个时候,市场传出中铝将要购买力拓矿岩棉复合板权的消息。

  交易方案出炉

  2月10日,据《澳大利亚商业评论》报道,中国铝业(601600,股吧)公司将要购买力拓在西澳Pilbara地区的Hamersley铁矿石项目、澳洲北部的Weipa和Gove氧化铝和铝土矿,以及力拓在智利Escondida铜矿30%的股权,这个铜矿里的合作伙伴必和必拓也正在觊觎这部分股权。

  除此资产之外,中铝可能要求一个力拓董事会的席位,还有增持力拓伦敦上市公司股份到14.99%。中铝的方案还包括独立的市场和伙伴关系,其中包括力拓可以享有对中铝客户的优先合作权,同样还有在中国矿产开发的投资权。整个交易金额或达到200亿美元。

  这样的条款当然给了力拓相对于竞争对手(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一个非常明显的防水试验箱优势,尤其是在中国钢厂纷纷要求推迟铁矿石船期的情况下。

  令人玩味的是,必和必拓执行官高瑞思上个星期忧心忡忡表示,必和必拓的竞争对手正在同必和必拓的客户之间形成了一个同盟关系。

  2007年力拓以高价收购了加拿大铝业(Alcan),如今却被390亿美元的债务折腾得焦头烂额。前不久,该集团表示,在2009年10月前,要将债务减少100亿美元。现在看来,任务紧迫。因此,力拓正考虑或者通过增股发行,或者接受来自中铝的注资,向其出售资产。

  就在消息传出中铝同力拓双方接触喜欢就是喜欢的同时,董事会在中铝的收购方案上也出现了分歧。前日,在一份简短的声明中,力拓表示JimLeng的辞职声明即日生效,他放弃了在今年4月即将接替董事长PaulSkinner,升任主席的机会

中铝收购力拓资产方案出炉品

。上周一次参加公司董事会的他,周末就提出了辞职。

  这一消息将董事会的分歧公之于众。董事会的现有成员则热衷于从力拓的股东——中铝得到大笔注资,而JimLeng则力主增发股份来融资。EVA内衬/p>

  瑞银集团原材料全球策略小组董事总经理PeterHickson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Leng的离职对于力拓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尴尬。Leng倾向于更广泛地股份配发,而不认同董事会拟定的来自中铝的资金注入,因此矛盾激化”。

  很显然,董事长继任人JimLeng的出局并没有为交易蒙上神秘色彩,而是说明之后中铝同力拓的交易前景更加清晰。

  力拓无牌可出

  JimLeng可能同很多人的看法相同。悉尼的一位投资者对本报称,“像我一样,很多澳大利亚人觉得这是一笔糟糕的买卖,我们更倾向于力拓通过增股扩发,不管配发给谁,而不是将核心资产变卖”。

  上述交易方案中的铁矿石、氧化铝矿和铜矿都是力拓的优质资产。“在去年大宗原材料市场一片红火的时候,对来自必和必拓的拥抱不闻不视;在市场进入低谷的时候,将一些核心资产出售给中铝,这不是值得称颂的战略”,SBB英国环球钢讯的分析师PaulBartholomew在上海对本报表示。

  两拓合并的前景曾让人遐想无限,但现在必和必拓明确表示不会再提出收购。这引来大批投资者对力拓战略的不满和愤恨,“为什么不同必和必拓谈合作的事情”,以及“为什么在排斥必和必拓的兼并的同时收购加拿大铝业?!”

  “去年公司的情况有目共睹,他们根本没把股东当回事儿。”一个力拓澳大利亚上市公司的股东之一匿名表示。

  “从他们拒绝了必和必拓的收购计划开始至今,我认为都不是良策。像力拓这样的公司能走到这步田地,真让我吃惊”。

  必和必拓抛弃力拓的时候,面对巨额债务,力拓起初并不打算拆分核心资产。“力拓的非核心资产,比如盐、硼酸盐、滑石和打包的资产,这些都可以拿出去卖,但是我怀疑是否足够偿还债务。”一个墨尔本的资源分析师曾表示。有分析师估计,力拓所出售硼酸盐和滑石粉业务价值逾10亿美元。

  很显然,这些边缘资产无法让中铝的神经亢奋起来。中铝公司副总经理吕友清在1月份公开表示,力拓拟出售的硼酸盐和滑石粉业务并无关中铝公司主业。言下之意非常清晰。

  必和必拓曾经试图帮助力拓联系买家,加拿大铝业的组合项目和附属机构,这些对于解决力拓400亿美元的债务至关重要。高瑞思只会过英美集团的执行官CynthiaCarroll,问她对这些资产是否感兴趣。

  “当然感兴趣”,她回复说。但是,现在金融危机的情况下,根本无法筹集资金,Carroll实话实说。

  在信贷紧张的情况下,力拓要在今年10月份之前,融资89亿美元来减轻390亿美元的债务。很多矿产商很难从银行那里得到支持,力拓于是仓忙变卖了来之不易的中国市场。

  2008年12月初,力拓开始出售其位于中国的铝保持坦然愉快的心情合营企业的一半权益予合作伙伴——中国青铜峡铝业。今年1月末,力拓公司宣布完成出售力拓加铝在宁夏的合资冶炼项目的全部股份,接盘者是中国国内企业。这是力拓大规模资产剥离计划后的成功操作,“速度迅速”,力拓就这样放弃了几番争取而来的中国合资项目。

  无论是进入董事会和增持股份到15%,中铝的方案都超出了去年8月其高层向澳大利亚财长韦恩·斯万(WayneSwan)的承诺。一位澳大利亚分析人士提醒,“力拓也许能接受此交易,但前提是澳大利亚政府批准。”

  自去年四季度开始,全球信贷环境恶化,中国钢铁市场行情跳水。澳大利亚铁矿石供应商受到双重波及。

  一家澳大利亚小型矿山商的负责人对本报表示,“尤其是澳大利亚铁矿石生产商要去国际市场借贷,如果汇率一变化,公司的债务顿时猛增。假如一家公司在去年年初借贷2亿美元,澳元对美元汇率为0.94∶1,年末汇率变为0.65∶1。澳洲公司的运营资金是澳元,而还贷要用美元结算,这无形中就加大了公司的财务压力。”去年10月份参加青岛举行的原材料大会上,澳洲中小矿产商向中国钢厂心里的健康“求救”。

  其后发生的几次中国钢企澳洲参股小型矿产商的案例中,澳大利亚监管当局并没有明确表态。如今,力拓的身价举足轻重,即使交易在双方董事会通过,澳大利亚政府真的要经历一番取舍了。

合肥黄茶报价
西安美国绅士加盟
北京中创生态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