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美国女摄影师跟拍女艾滋病人18年组图

2018-09-26 11:50: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美国女摄影师跟拍女艾滋病人18年(组图)

1995年的茱莉

1993年,茱莉和杰克以及他们刚出生的孩子

2005年,茱莉回到父亲的怀抱

2008年,茱莉又生了个孩子

2008年,杰森和儿子扎克重逢,两人度过了快乐的一天

2010年,茱莉时日无多。杰森异常暴躁,经常大声责骂女儿爱丽莎

2010年10月20日,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评委会宣布,第31届尤金·史密斯摄影奖年度大奖由美国独立摄影师达茜·帕蒂拉和她的“茱莉的故事”获得。

在过去18年里,达茜以艾滋病感染者茱莉为主角,拍摄了一系列有关家庭、艾滋病、嗑药、滥交、贫穷、降生与死亡、骨肉分离与家人重聚的纪实作品。评委会主席罗伯特·布莱基评价说:“这是一个有关两个非凡女人的伟大作品,达茜·帕蒂拉用一种震撼的方式表达了自己对美国当代社会问题的深深忧虑。”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达茜曾经多次把进行中的“茱莉的故事”送交尤奖评委会。直到2010年8月,尤奖评委会才提前告知达茜,她将获奖。9月27日,达茜18年的朋友、获奖作品的主角茱莉在阿拉斯加的晨露中病逝。在弥留之际,茱莉曾经问达茜:为什么这么久才获奖?能不能继续帮她寻找自己被人领养走的失散子女?

当达茜遇见茱莉

1993年2月28日,周日,独立摄影师达茜·帕蒂拉正站在“大使宾馆”公寓的大堂。

那一天,达茜次遇见了茱莉。“19岁的茱莉赤足,睡衣松松垮垮,怀里抱着出生仅八天的婴儿。她住在旧金山市声名狼藉的贫民窟——SRO区,茱莉和杰克,也就是婴儿的生父住在一起。茱莉身体里的艾滋病毒就来自这个叫做杰克的男人。”

两个陌生的女人开始交谈,茱莉谈到自己的母亲,她说自己6岁时被母亲灌醉,然后遭到继父的性虐待。14岁她离家出走。15岁她成了瘾君子,居住在街头、废弃的窝棚,此时19岁的茱莉已经记不清和多少肮脏的老男人、流浪汉睡过觉。

一年后,茱莉离开了杰克。因为杰克有虐待倾向,同时不能戒除嗑药的恶习。此时,茱莉越发把达茜看作自己的朋友

美国女摄影师跟拍女艾滋病人18年组图

孩子们和杰克分手后,茱莉带着瑞琪尔从“大使宾馆”搬了出来。随后的一年,她们母女二人四处漂泊,至少搬了12次家。

1996年,茱莉又怀孕了。4月7日,茱莉的第二个孩子汤米降生,但孩子的父亲哈罗德不愿意承担任何。

这一次,为了能够获得美国对有子女家庭补助计划的资金救济,茱莉主动打给达茜,希望她能帮忙办理汤米的出生证明。,达茜花了11美元办好了出生证。补助计划一共给茱莉带来500多美元的收入,这也是其全部的经济来源。

1997年,在前男友杰克的帮助下,茱莉带着瑞琪尔和汤米加入了慈善组织救世军提供的一个公益项目。其中,对方不但为茱莉准备了一系列有关戒毒、育儿等的课程,还为母子三人提供了一间包括厨房和卫生间的住所。

茱莉一直在这个项目中呆了5个月,直到她与项目中一个叫保罗的厨房工作人员相爱,茱莉跟着保罗搬了出去。但好景不长,1998年1月14日,达茜再次接到茱莉的。“达茜,你在家,太好了。他们带走了孩子们,因为保罗殴打了汤米。”终,保罗被判9个月监禁,而茱莉的儿子汤米和女儿瑞琪尔则被儿童保护组织强制性带走,这让茱莉痛苦不堪。

1999年11月,茱莉和新男友杰森·邓恩的孩子乔丹降生。孩子出生的第二天,茱莉和杰森绑架了自己的亲生骨肉。因为生产前茱莉的毒品检测呈阳性,医院当时打算带走乔丹。几天后,达茜和茱莉的朋友们说服茱莉把孩子还回了医院,但茱莉和杰森仍被拘捕。

2001年2月7日,茱莉生下了她的第4个孩子瑞恩。一年后,她又生下了第5个孩子杰森二世。但这两个孩子先后被儿童保护组织领走,送去了新的家庭。

离别与相聚

2005年3月,达茜偶然间在互联上看到一则寻人启事:“茱莉·拜尔德,生于1973年10月10日。我一直在找你,请联系我。如果你是1973年10月10日出生在阿拉斯加的安克雷,那你一定就是我要找的那个茱莉。”

达茜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茱莉。茱莉拨通了那个号码,接的是他的叔叔兰迪。“我们找了你整整31年。”听到此言,茱莉失声痛哭。

很快,茱莉决定回到阿拉斯加的巴尔德斯,与父亲团聚。

由于害怕再次失去父亲,茱莉一直没有告诉父亲自己是艾滋病病人。后来,一个医生无意间把茱莉的病情公布给了她的家人。由于对艾滋病的不了解和恐惧,亲人开始疏远茱莉,除了父亲。

茱莉出生后的头6个月一直生活在阿拉斯加。直到17岁的母亲与父亲吵架后,偷走了茱莉,跑到了旧金山。

在阿拉斯加,父亲比尔开车带着茱莉到处游玩,他们去找熊,去看鹰。在达茜看来,和父亲度过的那段日子或许是茱莉生命中快乐的时光。遗憾的是,这种快乐持续的时间并不长。2007年4月8日复活节这一天,父亲比尔和一家人聚完餐,就突发心脏病与世长辞。

父亲的去世让茱莉承受了致命的打击,葬礼一周后,茱莉再次被送进医院。

2008年4月4日,达茜经过漫长的旅程,乘飞机从旧金山抵达阿拉斯加,去看望茱莉。达茜说,有两个原因促使她必须自己过来。其一,茱莉的病情又恶化了;其二,她要告诉茱莉,寻找杰森二世有了新线索。

2007年11月,茱莉的第5个孩子杰森二世的养父母与达茜取得了联系,他们向她询问有关茱莉和杰森的事情。他们给孩子取了个新名字:扎克。

进了病房,达茜和茱莉聊了会,然后她调好照相机,把封信递给了茱莉。它来自卡兰,扎克的养母。

茱莉接过信封,首先问达茜这是什么。达茜只能对她说,这封信很重要,非常重要。茱莉默默地展开了这封打印好的信。

“她的脸上是一副‘哦,上帝啊’的表情,可她的眼睛瞬间湿润了。我又把第二封信交给她,它来自茱莉的儿子杰森二世。当茱莉读起这封信的时候,她失声痛哭,泪水滑过脸庞,声音哽咽。”

“亲爱的妈妈,不论怎样,我永远爱你。我相信我自己的感觉,我的妈妈和爸爸是非常好的人。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再见到你。爱你的,扎克/ 杰森二世。”不久,卡兰带着扎克来看望自己的生身父母——茱莉和杰森。达茜说,这是茱莉在去世前和儿子扎克的一次见面。

的心愿

2008年4月28日,茱莉的第6个孩子爱丽莎降生。

达茜说,这一次,茱莉和杰森同样很担心医院会再次带走爱丽莎。很幸运,在医院的毒品测试中,他们过关了。之后,达茜次看到茱莉如此精心地为孩子准备一切,她搞到了婴儿床、婴儿衣服和一个婴儿房。

2010年6月,茱莉再次住院,达茜去看望她。达茜说,每一天,茱莉需要吃35片药。她的艾滋病病情变得越来越严重,她已经无法站立。

2010年9月27日,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对外公布前的一个月,茱莉迎着清晨的朝阳离开了人世。但是达茜说,“茱莉的故事”并没有结束。

达茜一直在想,茱莉的孩子终有一天会长大成人,谁能告诉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达茜希望自己能代替她给他们讲讲茱莉的故事。

未来,达茜说她会继续寻找茱莉的孩子们,为茱莉完成的遗愿。据《外滩画报》

(:SN034)




1400℃三温区管式炉厂家
1200℃双温区开启式管式炉厂家
小型箱式实验电炉厂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