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超主权货币战争是怎么点燃的

2018-10-31 13:46:24

超主权货币战争是怎么点燃的

本报 王晓薇 北京报道

3月24日,从中国香港到印度新德里,从法国巴黎到德国柏林,从巴西圣保罗到美国芝加哥,全球近20个国家及地区的31家报纸上同时刊登了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名为《全球行动的时代》的评论文章。美国政府选择距20国集团峰会还有一周的日子里发表这篇文章,其主要意图是为了稳固美国领导地位“造势”。

美国的领导地位日益动摇。而3月18日美联储大举回购3000亿美元美国长期国债,致使美元指数暴跌5%,创下1985年以来单日跌幅的举动,更使得以美元作为外汇主要储备的国家和持有美国国债的国家深刻感受到了美元霸权和保全自己辛苦创造的财富时的无奈。全球各主要经济体纷纷对美元的独大地位提出反制。

俄罗斯挑头

在2008年11月7日举行的“金砖四国”首次财长会议上,四国就曾呼吁应该对国际金融体系进行改革。2009年3月14日,在G20财长会议上,“金砖四国”财长首次发布了联合公报,要求立即采取措施扩大四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中的话语权和代表权。3月16日,深受石油美元“迫害”的俄罗斯引发了对美元霸权的挑战。在俄罗斯总统局的官方站上,俄罗斯提议建立“超国家”的“超级储备货币”,并赋予IMF或新的国际金融组织以发行机关的地位。这个建议在2月份就已基本成形,此间通过外交管道同G20成员进行了非正式的协商。

联合国国际金融改革专家小组成员也表示,该小组将可能近期向联合国提议改变全球外汇储备形式,从美元转为一篮子加权货币。

中美两度攻防

3月23日、24日,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连续两天在央行站提出应该对当前的国际货币体系进行改革,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增长的国际储备货币,即超主权货币。周小川建议可以以国际国币基金组织(IMF)现有的特别提款权(SDR)模式为蓝本,进一步扩大SDR的使用范围,进一步完善SDR的定值和发行方式,将为SDR定值的一篮子货币范围扩大到世界主要经济大国,也可将GDP作为权重考虑因素之一,同时建立起SDR与其他货币之间的清算关系,使其也能成为国际贸易和金融交易的支付手段。中国央行行长的思考随即引发了中美之间几度看似温和实质尖锐的较量。

在文章发布的同时,美国财长和美联储主席正在国会接受质询。在国会听证会上,在“是否会抨击关于让美国弃用美元而转用某种国际货币的建议”的质询下,盖特纳和伯南克都做出了“是,我会这样做的”回答。3月24日,在白宫的招待会上,奥巴马一改往日美国总统不直接评论美元价值的传统,积极为美元辩护。奥巴马称美元“异常坚挺”,“因此,我认为没必要设立新的全球货币”。

正当中美轮攻防激烈的时候,香港特首曾荫权表示,香港可能会打破维持了近26年的盯住美元政策,未来可能转而盯住人民币。而对于提升人民币地位的第二战线——人民币区域化,曾荫权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认为亚洲国家应该继续研究成立亚洲区统一货币的可行方案,并强调“亚元”的落实应该建立在人民币自由兑换的基础上。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数据显示,中国与包括韩国、马来西亚、白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签署的双边货币互换规模总计已经达到5800亿元人民币。在香港和珠江三角洲的人民币贸易结算试点也即将启动。

3月25日上午,在纽约出席外交关系协会活动时,盖特纳一句“对这个问题(在国际储备中扩大特别提款权用途),我们持非常开放的态度”的表态,顿时使得美元兑欧元汇率下跌1.3%。稍后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盖特纳又一次以“我认为美元仍是全球占主导地位的储备货币”的喊话收复了美元的跌幅,并在下午接受CNBC采访时,用美国财长一贯的措辞,再次重申了强势美元符合美国利益。

3月2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正式通过了推进上海加快建设为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意见。意见计划到2020年,将上海基本建设成为与我国经济实力以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中美在一周内的两度较量也许只是人民币在国际化进程中对美元霸权地位抗衡的开始。

G20峰会是否谈货币

超主权货币战争还会持续多久尚未可知,但对于美元霸权的声讨或许会延续到G20峰会——事实上与会的多数国家都是美元体系的受害者。不过,挑战美元涉及从经济到政治的复杂博弈,不可能在此次峰会取得成果。扩大新兴市场的话语权似乎是G20可能取得的成果。

“金砖四国”已经为扩大其在IMF的投票权和话语权制定了时间表,希望IMF在2011年1月之前完成该组织新一轮份额的全面审核。3月24日,IMF对其贷款措施进行了重大改革,将成员国常规的贷款额度翻番,减少了不必要的贷款附加条件,并批准向新兴市场提供新的信贷额度。在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IMF终于走上了变革之路。

新兴市场的话语权问题终将如何落听?近日布鲁金斯成员科林·布莱德福特(Colin Bradford)和约翰·林(Johannes Linn)提出了一个名为“大宗交易”的解决方案。首先,美国放弃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否决权,换取欧洲放弃部分份额、投票权和职位。其次,美国和欧洲应当放弃其对两个机构的固定领导。方案透露,欧洲已表示愿意不再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一职,但不愿意首先采取行动。,作为整个改革的让步条件,美国希望所有期望扩大话语权的利益方可以同意IMF对国际金融体系拥有监管职能。

方管厂家
真空上料机
金叶女贞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