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时事变迁 卡根如旧

2018-11-09 18:34:32
时事变迁 卡根如旧 近日,美国新保守主义思潮的代表者罗伯特·卡根在《政策评论》双月刊上发表新作:《梦想的终结,历史的回归》,对国际体系的特征讲了一番自己的见解。

近10多年,美国新保守主义思潮兴起,一些学者提出了“帝国论”,“美国单极时代论”,“仁慈霸权论”等说法。

在某种意义上,新世纪的两场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就是这类思潮的实践。

综观卡根新作,感觉新意不多。

在美国陷入伊拉克困局,新保守主义可信度大减的情况下,卡根的新作更像是一种自辩,而不是理论创意。

卡根认为,当今世界仍是“单极”的,美国即使在伊拉克失败,也仍拥有世界主宰地位。

有趣的是,卡根引用中国学者“一超多强”的描述证明自己的“单极”理论,其实两者含义恐怕是不同的。

在世界史上,出现过区域性主导帝国,但没出现过“单极”世界,现在搞出来一个“单极”理论,“单极”的含义又极模糊,让人辩无可辩,这一点给了卡根引证的空间。

而缺少历史纵深,是卡根行文中的一个很大缺点。

卡根认为,大国、实体和宗教的竞争仍是现今国际体系的主要特征,这就是“历史的回归”的含义。

这1说法体现了卡根“现实主义”的学术特征,驳了“历史终结论”,驳了欧洲理想化的“康德梦想”。

但其核心思想仍是为美国辩解,为“单极”辩解。

卡根认为,在一个竞争体系中,有个美国当“老大”是幸事,单极体系可能“危险”,“也不公正”,但“比较稳定”,可避免大战,且有利于经济政治自由主义原则的推行。

不过,现实情况是,世界上并非只有美国一家,美国即便再“自恋”,也未必能导致他人去依恋,当今,人们更多地看到了这种理念引发的“危险”和“不公正”,看到了区域性的战乱和灾害。

卡根的第三个看法是,全球意识形态竞争死灰复燃,政治自由主义与专制主义的斗争在继续。

这是典型的冷战语言,也是美式“阶级斗争”色彩强烈、善恶两极论的典型。

在实际生活中,人们还可以看到一些言论“十字军”式的宗教讨伐色彩。

在某种意义上,这类叙述出离了学术理论讨论的范畴。

需要指出的是,卡根的思想中,有颇多价值冲突和相悖的成分。

他在国际事务中主张强权、“单边主义”、“主宰地位”,同时又大谈“政治自由主义”的“历史正确”,二者的相悖是明显的。

如果“主义”只是一种自炫式的玩物,其可信度便大可置疑。

卡根的理论是个“多面打”的理论,论证的中心是世界上谁都不行,就美国行。

欧洲是后现代国家,是空谈仁义道德的无行为能力者;俄中等国是现代国家,是制度和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